Mail給女兒的葡萄酒家書 與Mimi喝葡萄酒話Wine 之一 ~Roy 陳忠義

Champagne. Please.

妳還記得嗎?1999年與2000年的兩個暑假,妳到牛津一所語文學校學習英文,期間都有一星期共度的那一小段夏日英倫假期,我們兩次入住在海德公園旁、離Harrods哈洛德百貨公司不遠的Mandarin Oriental文華東方飯店,也去了一些知名餐廳用餐。

先訂位是一定要的,得體的穿著也免不了,到餐廳後,領檯員先把我們引到餐廳的bar或lounge,接著問我們先喝點什麼,妳很自然的回了一句話:Champagne. Please.

我對妳的回答感到高興,可以知道妳懂得「吃飯」了。我們邊喝邊聊,看菜單與酒單,討論當晚點那道菜或喝那個產區的wine。這個時候我把妳當成是同伴,是可以一同討論的人,而常常在這個時刻我們的談話就豐富有趣起來。

我的第一口Champagne,以及後來我與妳喝的第一杯Champagne,喝的是Pol Roger,就在我們之前常去的台北亞都麗緻,每次到亞都用餐,我們很自然的都先喝杯Pol Roger。Pol Roger是非常英式的選擇,邱吉爾首相的最愛。他曾說「不管得意失意的時候,在我的生命中都不能沒有香檳。」當1965年邱吉爾過世時,Pol Roger在其香檳的瓶頸部貼上一個黑色標籤,並且推出Cuvee Sir Winston Churchill來紀念邱吉爾。邱吉爾是與這個年代遙遠脫節的記憶,但是他很傳神的為香檳的性格做了一個良好的示範。

台北亞都Ritz飯店到2010年就滿30歲了,從以前的Ritz到前幾年改為「麗緻」Landis,自開幕以來,我就在這飯店消磨過28年的歲月,我也仍舊愛叫它Ritz。我想這段美好──或被現在那些年輕的記者動不動就說「低調的奢華」──的時光,應該還會繼續纏綿下去。

Ritz Taipei是台灣第一家成為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世界傑出酒店的一員(台北「西華飯店」後來也加入此訂房系統,目前台灣只有這兩家飯店屬於這體系。倫敦的文華東方飯店也是其中一員。)我在一樓的酒吧度過20餘年的時光,1980與1990年代,每星期至少兩到四個晚上在一樓La Brasserie廳的bar享受happy hours或與友人吃飯─當年Hilton酒店二樓的「黑天鵝」酒廊也是我的選擇─進入21世紀的這幾個年頭,每星期還去個一兩次;一些亞都的老外常客,若在回到亞都,在吧台還可打聽到我的電話。

亞都有很長一段歲月選Pol Roger做House Champagne,而我的理解,當時亞都有別於其它國際酒店都選同一款香檳做House Champagne,讓客人多了一種選擇。而這些年的觀察,我發現不管是年歲多大的女性,一聽到喝香檳,眼睛都會亮起來、並露出愉悅的表情,讓我想起傳說中Dom Perignon在地下酒窖看到氣泡時所發出的讚嘆「天哪!我在喝星星」,我想妳也是如此。絕大多數人已把喝Champagne視為奢華、歡愉情境的綜合,無它,關鍵就在bubbles氣泡;但只有產自La Champagne法國香檳區在,以AOC(法定產區名稱保護制度,規範該產品的製造細節,並授予認證)程序製造的sparking wine氣泡酒,才可稱為Champagne香檳,縱使在法國其它產區所釀製的氣泡酒也不可以冠上Champagne,更不用提其它國家的氣泡酒。瓶子的商標都會標示出Champagne、以及Product of France等幾項重要的文字。此外,在大多情況Champagne都比氣泡酒貴,這是我們第一次喝Champagne時我告訴妳的。如今我們得以享受這樣的美味和優雅,是幾百年來不斷發展而得的,也無怪乎法國人要全力捍衛Champagne這個名字,甚至不惜興訟!

妳第一次喝Champagne,如同其它人的好奇:問「這泡泡怎麼形成的」、「為什麼要用這種杯子」等等,我在餐桌上用簡短的話回應妳的好奇。氣泡是來自酒精發酵的過程會製造二氧化碳,這些積在瓶內沒有溶解的二氧化碳,會隨著液體而浮現就是氣泡;至於香檳杯為什麼都是細長型、而且杯腳stem比較長。氣泡既然是香檳迷人之處,細長型的酒杯可讓氣泡更持久而連續不中斷;杯腳要夠長,是因為那是拿杯子的部位,夠長,手才不會接觸到杯身,而影響香檳的溫度,保持7°C-9°C是最適合享用。而好的香檳因為二次發酵的關係,氣泡纖細卻悠長有勁,直到最後一口,都還可以享受氣泡在口中的舞動。這不是便宜的以二氧化碳加壓的葡萄汽水可以比得上的。

至於什麼時候喝Champagne?我的答案是:經濟條件許可的話,任何時刻都可享用。不過Champagne最常被用做餐前酒或社交場合的飲料,當然也依不同風格的Champagne搭配各式菜餚。

而在妳第一次遠行離台之前,妳已喝過Krug、Moet & Chandon(Dom Perignon)、Bollinger、Charles Heidsieck、Piper Heidsieck、Louis Roederer(Cristal)、Veuve Clicquot、Pommery、Taittinger、Perrier-Jouet、Delbeck等品牌,英國是喝香檳的國家,入境隨俗,因此很理所當然點香檳當開胃酒。而紐約當然更不用說。並且妳一定有發現:手持細長的香檳杯,格外令人有遐思。而氣泡浮飄上來,在水面成一個圈,又是喝香檳和喝其他酒截然不同的體會。

我覺得很高興的是,我們從來沒有辜負以愉悅歡樂為名的香檳,每一次的品飲,都伴隨著一次快樂的回憶,也許是精美的佳餚、也許是餐廳的服務、也許是快樂的交談。我曾聽說有些美國的業務員會在自己的後車廂裡冰幾瓶香檳,如果拿到了case,馬上就開一瓶慶賀。這是我想和妳分享的:若生活中有值得高興的時候,就慶祝它。人生漫長,為歡幾何,不要錯過快樂的時光,而要記住它,慶賀它,讓它成為妳回憶中閃亮的星星。

 

--作者為葡萄酒講師、《圓頂市集》駐站餐飲作家、資深餐飲記者、著有 Salud!西班牙、時尚生活等書。Email: chungyi123@hotmail.com --

未成年請勿飲酒

 

《跟著食物去旅行》電子報

le>
 
 
la marche 圓頂市集
看故事 Story找食材 Shop找食譜 Cookbook
創作者介紹

跟著食物去旅行

lamarc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ebe
  • 這篇文章,真溫暖..
  • 班主任

  • 親情永遠最最溫暖
    代原作者致謝
  • happyellen666
  • 看了很感動,筆觸溫暖....
  • 謝謝你喔

    lamarche 於 2011/12/26 18: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