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本書完全沒有實際上的關連,會放一起寫感想,其來有自。

首先我想先推薦給大家看的是【稻盛和夫的實學:經營與會計】這本書,稻盛先生是京瓷的創辦人,人稱日本的經營四聖之一,資料很容易查,不再贅述。稻盛先生在經營上不斷的追求核心本質,是他成功的最大關鍵!為求「真實」,他不斷的挑戰一些大部份人只會照做不問緣由的事情,比如這本書中,他詳述他如何挑戰「會計原則」、「稅法」等一般人多半照做的事情。不因為人人都遵守所以遵守,他思考經營數字與經營本質的連動,經營數字的意義以及象徵的真實:合乎邏輯嗎?合乎實際情況嗎?合乎人性嗎?合乎公司經營發展嗎?合乎他「敬天愛人」的原則嗎?追根究柢經營數字的本質,不斷的思考數字與印證實務,奠定企業的根基,在本書中多有詳述。

我沒學過一天會計,事實上我也很怕這東西,但是這本書不是一本會計入門,而該說是經營入門,他用經營者的角度思考會計,看到是另一個更核心的部份!這本書裡沒有教你簡單做會計,或是簡單看懂報表,嚴格說起來,是教經營者如何用心眼看到數字隱含的事實。一切的會計公式、編製原則等,最後的結果是以數字建構一個觀察的架構,身為會計人員,習得的會計手段能做出正確無誤的報表,但是正確無誤的報表並不代表公司的經營也正確無誤,身為經營者,數字核實是必須,但核實並不夠,能看得清楚公司的血脈運作才是重中之重。被數字與公式「誤導」的經營者,像他舉的「帳目正確卻現金不足」的經營例子,並不算是真正的經營實績,因為經營者並不能以數字正確為自我肯定的目標。反之,不具備會計知識,但可以由帳目的數字知道公司目前現金情況,並且能採取手段及預測前景的,反而更是在正軌上的經營。

神之雫30集,第九使徒揭曉了,但我最有感慨之處的卻不是使徒三雄之爭,而是最後由遠峰一青主辦的品酒會中他的一番自白。在這段自白之前,於使徒之爭中舖陳了一件事:雖說三位競爭者都找到正確的答案,但答案本身也可以不具任何意義,分析與理解可以得到答案,但最有價值的並非答案本身,而是反躬自省從中學到的道理。

迷失在分析與理解裡的愛酒人有多少?盲測的目的被誤解成酒廠、產區、年份、品種等不帶有情感的名詞,或是色調、香氣強弱、酸度單寧酒體酒精等「測量數據」(很可能實驗室裡的機器與檢驗師給的答案還更正確),酒的本質反而被割裂四處破散一地;偉大的葡萄酒一定喝起來「很偉大」?某一款葡萄酒的表現是一種收歛性的集體創作而不是百家爭鳴?在喝某款酒時還把酒評家的評論或分數背誦一遍沾沾自喜(看看羅伯如何責罵克里斯吧)!能輕呷一口隨即報出年份產區品種酒廠的品酒者,是真正了解葡萄酒的人?還是只是善於利用各項線索找到答案的偵探?

在他的自白中,他說大家都可學習去理解與分析葡萄酒;事實上,各位透過大量的課程與品飲,想寫出專業的品酒筆記,或是初步判斷品種年份產區,並非極之艱難;只是筆記中的項目像是實驗室的紀錄,就像你可以去做個健康檢查得到厚厚一本報告,你卻不能說這本報告就是你自己。報告裡的文字是你的「測量資料」,不是你身為一個人的「本質」。品酒也是一樣,你說得出一切的「資訊」,不代表你敘述了「本質」。盲飲能辨別出酒的酒廠、產區、年份、品種等,當然是一項高超的能力,當然需要很多的努力,但若只為找到這些答案而已的話,這驚人的能力也只是「馬戲團裡的把戲」,因為不真心,因為不感動,因為太看重「答案」而忘了初衷,沒有領悟這杯酒想要訴說的故事,聽不見釀酒師的吶喊,也聞不到風土的低吟,徒留皮毛,買櫝還珠,豈是可惜二字而已。侍酒師競賽中的選手,個個非池中物,但在盲飲項目,能答對產區、年份、品種等並非尋常,選手們甚至更常錯得離譜,但他們能扳回一城的是他們對酒液韻味的聯想與感動,他們陳述杯中的風景,帶著旁人走入這杯酒的綺麗。沒有用心眼去「看」,又如何能描繪酒液的故事情境?

兩者的相同之處,就是要你知道:對核心的認知與掌握,才是真正的了解。知識的學習很重要,技能與手段很重要,對事物的敏感度很重要,我們都應該鍛錬自己的知識技能,要投入許多的練習和實戰,「內化」習得的能力,經營事業還是學習葡萄酒均是一樣。但離開了學校的我們,再沒有標準答案這種事,被馬上看見的「資訊」往往不是真實,我們都要學著習慣於渾沌不明,不能只是「看見」,而要學著「看透」,並且能忠於自己,不再像嬰孩一樣人云亦云,並且要學像稻盛先生追求真理看待世界的眼光,學習遠峰的自省自毀而蛻化再生的堅心。

稻盛和夫的實學:經營與會計

作者:稻盛和夫
譯者:蔡青雯
出版社:天下雜誌

神之雫30
作者:亞樹直/原作,沖本秀/漫畫
譯者:涂翠花
出版社:尖端

延伸閱讀:神之雫─飲酒的初衷

  

--Patrick--

《跟著食物去旅行》電子報

 
 
la marche 圓頂市集
看故事 Story 找食材 Shop 找食譜 Cookbook
創作者介紹

跟著食物去旅行

lamarc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