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如戰場,職業廚師在這場戰役的目的,就是要做出客人要吃的東西。不管廚師遇上什麼狀況,他都要盡全力完成任務。

這次把這二套漫畫放在一起介紹,也是因為這二套的主角所面臨的情境,乍見是風馬牛不相及,實際上卻殊途同歸。《料理新鮮人》的主角伴省吾,戰場在東京六本木的老牌義大利餐廳Baccanale,伴省吾在老家備受肯定的手藝,到了這家天天爆滿的名店,完全無用武之地,如何在爐上同時處理五盤現做的義大利麵,如何在洗盤碗刀叉鍋子的同時,還可以處理好甚至「預測」各個廚師將要使用的食材,同時耳朵要注意主廚連珠炮的義大利語點餐,口裡還要回話。面對爆滿時如暴風雨般的點餐單不斷進來,只能繃緊神經全力以赴。雖然因為名字的關係,老被人叫做伴比Bambino(義語:小鬼頭),加上前輩們認為「不合理的要求是磨鍊」,於是「將太的壽司」中佐治的不當管教場景時常出現,伴比不服輸又得咬牙忍耐的熱血劇情成為前三集的基本橋段。

至於《鮪魚土佐船》,很難得有一部漫畫作品如此直接而真實的敘述一個冷門的故事,或者說,難得有一部漫畫以一種「報導文學」的角度舖陳。真實發生的事情常常更加魄力逼人!主角齋條先生原來是東京的自由作家,在工作上遇上瓶頸,因著一篇曾看過的報導而想上鮪釣船體驗,這一等等了兩年,最後終於上了船,這篇故事就在談齋條在鮪釣船上當料理長的生活。在船上,每天面對的是同一群人,在一個狹小、沒有外在接觸的船上要生活兩年,每天的工作都是一樣辛苦粗重,甚至於十分危險。吃飯就成為很重要的一件事,除了吃飽有體力,吃飯也是休息放鬆的時候,料理長不用捕魚,面臨的壓力卻不比船員小,食材的匱乏、船上的顛簸,廚房裡的處境十足艱難。其他船員在辛苦高壓而迭有磨擦的工作後,免不了對於料理長的料理挑剔,甚至惡言相向,但同時海上男兒的韌性和豪邁,也使齋條有所領悟。

沒有什麼做菜招數或是食譜大集合,這二部傳遞的是職人的精神,像是齋條因意外躺了一天半以後,仍然撐住病體下廚時所說的:廚房就是他的戰場,他不會讓任何人取代他的位置,或是像是伴比在一個大受打擊的夜班後,在廚房裡反覆練習「走位」直到天亮,除去不需要的動作來跟上暴雨般的廚房出菜時段,職人的執念在此展露無遺。這也是我認為這二部漫畫最引人的地方。

執著是一種快要消失的美德,但要成為一個夠格的職人,執著卻是不可少的美德,看料理東西軍除了最後倒數的緊張,最要看的就是特選素材,達人之所以叫做達人,無非執著而已。而在台灣一切都求快的氛圍裡,人人做事都想一步到位,急就章之下面子也許光鮮,骨子裡卻缺少得可以,執著變成是一種口號,一種演出,速食的專家到處都是,因為人人都渴求雋語或美技的一時光鮮,知識,不過是三秒的炫耀,興趣,也只是拓展人脈的話題,誰是真正有執念的人?已然紛亂不可考,只能交遊長久,漸識漸明。

講到執念,《鮪魚土佐船》的原作齋藤健次,真的做過鮪釣船的料理長,有過三次的航海經驗。同名文字作品《鮪魚土佐船》獲第7次小學館紀實文學大獎。現在在千葉縣船橋市經營鮪魚漁夫菜館。地地道道的執念,完完全全的職人風骨。就像齋條死守廚房一樣。而畫作青柳康介,同樣長期浸淫於漁夫生活的描繪,風格偏似於早期「好小子」的畫法,雖不是美技美型,但表現質樸而厚實,和原作匹配相得益彰。《鮪魚土佐船》同時入選新聞局第二十四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漫畫類,算是錦上添花。

沒有華麗的畫風或是炫目的造型,這二部漫畫可以讓人沈思職人所謂的「技」與「心」,基礎的工夫最沈悶但也最讓人成長,若是專注而執著於職人該有的「態度」,就可以在任何事態中勝出,而且除了技術,人間交際、觀察體會,也是職人當有的投入而非視之於次等事情,最重要的是:執念其實就是對自己負責!執念中獲得的體悟也就是最大的回報。

鮪魚土佐船
畫作:青柳裕介
原作:齋藤健次
譯者:林茂青
出版社:東立(加展代理)

料理新鮮人
作者:關家徹治/著
譯者:游若琪
出版社:尖端

--Patrick--

la marche 圓頂市集
看故事 Story找食材 Shop找食譜 Cookbook
創作者介紹

跟著食物去旅行

lamarc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Jimmy
  • 上次在誠品,看架子上所有關於料理的漫畫,大概就這本《鮪魚土佐船》能夠吸引我注意,基於愛吃的漫畫迷的第六感XDD
    紀實文學的漫畫版,感覺是相當有深度的作品,"職人精神"的確有別於其他料理漫畫,卻又不失在料理的範疇裡,的確是相當冷門的主軸,感謝站長細心的介紹
  • 跟著食物去旅行
  • 客氣啦~~
    希望你對於神之雫的介紹,再過幾集有更深的評論。
  • 衛斯理
  • 還有一部做菜給大使吃的慢畫~~叫什ㄇ名字ㄚ
  • 跟著食物去旅行
  • 請向下看第四篇即是
  • flyingdog
  • 感謝Patrick的提點,
    原來料理新鮮人的漫畫原著在此啊~
    很贊同你說的那種職人風骨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