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引人熱情,紅色在餐桌上也少不得:辣椒紅激發心中的戰意、鮪魚紅沈穩有帝王之貌、焦糖紅是若即若離的迷幻,但若問什麼紅是最令人興奮,想來還是番茄醬的紅。

番茄醬幾乎不用教怎麼用,酸甜鹹並呈,總讓人在其中有一安居適所,它廉價、直接、合用,正符合市井小民的格調,也許有些人工味道、太多的添加物,惹得LOHAS和媽媽們遠之,不過誠實來說,這是一種傳統的味道。料理東西軍介紹過夢幻的番茄醬,無緣得食,但可以想見它高雅的芳香,只是味道離貨架街販的俗品遠之,不方便沾薯條擦熱狗,少了好多樂趣。

番茄醬是一種直線思考的產品,番茄質軟,炒在菜裡混在湯裡,須臾少時就是一灘艷紅爛然。番茄的味道獨出卻也合群,鮮食汁液迸發令人解渴,乾製味道濃縮充滿陽光的精神,使在佳餚中,有時互為表裡,有時錦上添花,端的好用。番茄醬亦如是,不妨自問你如何加番茄醬:為糖醋菜添色香和宜人酸味、加在漢堡中混著雜菜肉一口決斷、沾薯條弄得像一支紅頭火柴、和各種醬料混之你拉我扯跳出一味新奇、在酒吧吧台合在cocktail中作為眉來眼去的催化劑。小表弟的方法最簡約,麥當勞的小包番茄醬撕一小角,不管吃什麼都小啜一下,大約是對餐桌上大人都在啜酒的反動,不過更可能這是他的美食之道,是大人想得太多。

原本Ketchup並非指的是番茄醬,乃是一種以蘑菇或是魚的醃汁配合香料製成的醬料,今日英國還有這種醬汁,東南亞的風格是殖民時代的遺緒,也拜殖民所賜,Ketchup從東南亞一帶先傳回英國再四界廣傳,何時從加味的魚露變成番茄醬不太可考,但應該是美國人的傑作,自家醬自家人捧,所以美國人吃得多,還改良了原本較為稀薄的版本,使用成熟的番茄和一些添加物做得更濃稠,現在的番茄醬口味由此而來。

番茄醬早不是單調的一味,各種變化雜然紛呈,出得歐美強權的國境,番茄醬已是世界共通語言,中東有、亞洲有、非洲也有,巴基斯坦至牙買加、南非到菲律賓,番茄的歡欣鼓舞征服一切惡地,成為口腹的祝福。名字也是,台語的念法和英語差異無多,原本以為是英語轉日語,日語轉台語,但有人探索ketchup一字來源,赫然發現可能是廣東話,一說「茄汁」轉音,一說「鮭汁」轉音,但不管是古早版的魚汁或是現代版的茄汁,都有因緣道理。

Fusion的Ketchup,用法也是你合我我合你,美式烤肉醬中少不得ketchup和李派林醬汁,粗獷猛烈得正像牛仔的狂放;千島醬也是好例子,地中海的美奶滋加上美國的ketchup,亮光稠泌,有著鮭魚肉的粉紅,咦!該不會「鮭汁」指的是顏色吧?隔了一個大西洋,迸發的原來不止是一種醬料做法用法,還有根源探究的驚喜驚訝。

--Patrick--

《跟著食物去旅行》電子報

 
 
la marche 圓頂市集
看故事 Story找食材 Shop找食譜 Cookbook
創作者介紹

跟著食物去旅行

lamarc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2046
  • 那位什麼台語的尾音有k的發音呢? kechaku~
  • 跟著食物去旅行
  • 因為咱是台灣郎啦~~~台灣郎欸狗以都有一點阿本仔的感覺~~~大家講丟呣丟哇 ~~~
  • 古敏君(Min-Chun Ku)
  • 請問什麼是李派林醬汁呀???
  • Kate
  • 我愛番茄醬~~~~~~~~
  • Geo
  • 之前看過一本投資的書
    彼得林區的
    很像是漢斯番茄醬開始
    去魚露改番茄的(?)
  • patrick
  • 是喔
    那可真酷
    從番茄醬學投資(有沒有人要投資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