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幾個不約而同的在這兩天丟來msn訊息,說好久不見大家應該聚聚,翻看著快用完的schedule,想著每次都是在這個時候有想歡聚一堂的「發作」,想著去年前年好多年來大家都是這樣子共渡年與年的交界,心情就不由得好起來。

人類文明很是有趣,不管在那裡,過年都是大件事,有許多的習俗和活動,按著規定好的時間作好一個個指定動作,但為什麼要過年?為什麼彼此沒有關連的地域文明都要過年?為什麼四季輪迴要有個happy ending?小時候的你我才不管,這天可以不睡光忙吃喝發懶或是當一晚街上的野孩子,長大了就跟著日曆上的紅字作息,反正大家一樣上班下班,沒人問為何要過年。但卻有人說若是沒有過年作為一個喘息的段落,只怕早就崩潰;又有人說七日一休一年一過是在基因裡的上帝設定,亦步亦趨也就吉祥如意。我不明白如今人在過年是因為月曆快用完產生的制約反應還是天冷自動啟動的反饋機制,總之過年是個提醒,提醒我們過去一年就像隨身的日誌紀事,寫得密密麻麻還是常常一片空白,捨不捨得總得放下;過年也好似預告我們的未來好像101的煙火,興奮倒數後盼望的心願就會綻放,只要你努力。

要跨進一個新年頭,總是興奮的,不管過去的十二個月裡是渾渾噩噩還是豐功偉業,到了結算這天都該放下,過得不好的人在這裡立下新志願,過得好的人把舊年作為踏腳石期待再上一層,有年可過表示可以去舊迎新,可以對過去的一年耍賴撒潑,可以高言大志抖落三百六十五天累積的黏滯腐朽。過年就是像是人人有獎的樂透,個個有希望你我有把握,只等凌晨零點開獎,獎品之一就是歡聲雷動的「新年快樂」,獎品之二就是一腳踹開去年的痛快。

今年的跨年party,要考慮已有小朋友的成員,決定在某間居高望遠的公司裡,趁著晚上無人辦場輕鬆的跨年派對。隔著整面的落地窗,你會看到一條條的車潮人潮向著特定地點流動,可以遠眺半個台北市還有101,也可以舒舒服服不用擔心人擠人。雖然目送著長長車潮人龍沒有聲音不在其間,但隱隱的一股興奮就傳來,一種和這城市共同脈動的感受:嗨!路上的朋友們,我沒有和你們一起湧向星光大道,但是我可能比你還興奮。

既是在別人的公司辦公場所,就不能太放肆,也不可能弄個燒烤啤酒飲通海,但還是可以換個方式吃,像這樣的場合,來場potluck再適合不過。一人一道菜,方便準備,還可以互相觀摩手藝,辦公室裡的茶水間有微波爐和小烤箱,加個電磁爐就是溫馨一桌菜。同時我們把十五年前的記憶一起準備過來,一起來回味:陳舊的歌本、解析度很差的老照片、當年娃娃機裡的戰利品、一本大家一起寫的日誌、老吉他和塑膠直笛、黃韻玲的黑膠唱片、Phil Collins的台北演唱會後台pass。

Potluck是個複合字,由pot「鍋子」和luck「幸運」組成,中文譯成「百樂餐」,意指參加聚餐者每人各帶菜餚共享的餐會。這字最早出現在1592年的英國著作中。Potluck結合了二者的字義:你既然不知別人帶了什麼pot,那麼吃到什麼就得看你的luck,好玩的感受也來自於此;而彼此手藝專長不同,用心炮製卻一體同歸,感動的心情也來自於此。做菜本就是一種私人的呈現,像是被編碼讓人易於讀取的DNA,人人都有自己的味道:從家中傳承的、從求學旅外中習得的、從愛好中鑽研努力以得的、因為願意付出而做成的。吃別人帶來的菜,除了全憑運氣的賭興,其實能吃到別人用心做出的一份自己,更是難能可貴的幸運。

Potluck的型式隨意不拘,愛賭的人可以全然開放讓大家自由發揮憑運氣做菜來吃,但風險就是很可能出現許多重覆的「菜色」,所以你可以適時的規範:廚藝實在抱歉的人,就放「大家」一馬讓他搞定飲料零食吧。其他的部份從前菜湯品主菜甜點,樣樣做好適度的分配,別讓一桌子都是沙拉或是義大利麵;也可使用「認領」的方式,先開出明確的菜單菜名和食譜再讓大家選來做給大家吃,菜單項目可以開得多一點;也可以「指定」菜色,這適合於對各自「手路菜」十分了解的團體;再搞怪一點就來拈鬮決定、指定菜系、指定材料。總之如同中文「百樂餐」一樣,百樣樂趣不僅菜色,流程分享一樣百樂。

記得十幾年前還是穿制服的高中大學時代,那時的跨年就是pub和海邊,或是社團辦公室和操場,我們不會在意吃了什麼或是一定要有眩目的煙火,只要是一大群人胡混瞎搞就可以,所以我們拿著吉他坐在河堤唱卡通歌接力跨年、帶著火把和烤肉爐在淡水海邊吃喝鬼吼鬼叫把別人丟進水裡跨年、在pub裡跟著更多不認識的人搖頭吶喊搶主唱的麥克風跨年、在社團辦公室吃火鍋煮泡麵用雨衣破掃把做個上吊鬼掛在大門上跨年。吃得東西乏善可陳卻是樂趣昂揚,重點是你還有一群相處毋須偽裝的友伴、有一份放肆不被控管的特權。

找了個遠一點的面窗座位坐下,看著外頭台北城的歌舞昇平,看著屋內大家的笑鬧還不時夾雜著稚幼的童言童語,悠悠的一種暖流感動昇起,一個個朋友都有不同的故事記憶,這是一種很特別的感動,竟彷若站在窗外望著窗內的隔離:想當年一起胡混的十七八,如今都成了新手爸媽。不禁要想:你們還是我當年認識的的那群青蘋果嗎?朋友走過來坐在身邊,相視一笑,立時如同解咒般回到現實。滋味人情之深刻,不過就是眼前一幅平凡的幸福風景。而「年」,也在觥籌之間笑語聲際,在幸福幸運的心情中輕快飛渡。

--Patrick--

 

 

《跟著食物去旅行》電子報

 
 
la marche 圓頂市集
看故事 Story 找食材 Shop 找食譜 Cookbook
創作者介紹

跟著食物去旅行

lamarc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lazycat
  • 班主任啊

    清酒大亂鬥的活動應該還是如期舉行吧
    本周六我就可以把我的清酒list先給你囉 以上
    :)
    又 想報名香檳課程 應該明天就要來報名囉

    lazycat
  • kELLY
  • 第一張照片是外國的餐廳嗎?
  • 班主任
  • 對啊
    是我的義大利之旅
  • tina
  • 哈囉 你好 我是蘋果日報的記者
    覺得你是個好會生活的人喔 不知道是否能去採訪你家的空間?
  • 班主任

  • 你家副刊採訪過我們好多次了耶
    如果是來我「家」
    最近事情實在很多
    完全沒有 「生活」這件事
    拍謝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