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l給女兒的葡萄酒家書 與Mimi喝葡萄酒話Wine 之三 ~Roy 陳忠義

我常去天母的Le Jardin(法文:花園)與負責人Sunny或她丈夫André A Joulian(曾任亞都飯店總經理),以及她的眾多姊妹們喝酒用餐聊天,多年來她進口Pol Roger香檳,講究質感格調的Sunny始終選Pol Roger為House Champagne,她也知道我喜愛Pol Roger,我們一見面,不用多說,第一杯飲料就是Pol Roger──或者Rosé,秋冬有陽光的午間有杯粉紅色的香檳,是個大大的享受。

 

除Pol Roger外,Le Jardin另一個吸引我的地方是進口無數的Rosé,,也許是與Le Jardin標榜的「法國普羅旺斯餐廳」有關;也許是因為André是科西嘉人有地緣的因素,但無論如何這家「溫馨的亞洲花園餐廳」,有許多產自普羅旺斯、南隆河與科西嘉的Rosé,精采的選酒讓我留戀不已。

妳對Rosé並不陌生,中文習慣譯成「玫瑰紅」的Rosé,不論我們在台北或在紐約用午餐或餐前還是午後,Rosé我們都常喝。妳在紐約的室友Rebecca回台北,我請她們母女在亞都用餐,我點一瓶南隆河Tavel產區的Rosé,之後妳在電話中告訴我,她們很喜愛當晚那瓶Rosé。

很難抵擋在晶瑩剔透的葡萄酒杯中流露出的迷人玫瑰色澤,以及入口前一股討喜的果香,Rosé只能用「秀色可餐」來形容,冰涼的酒體,喝了之後散發出帶有新鮮莓果類的香味如草莓、櫻桃,水蜜桃等,以及充滿異國風味的Spicy香氣,Rosé具有其它wines所沒有的魅力與嫵媚。

Rosé是法文名字,中文習慣以「玫瑰紅酒」說她,至於德國人呢?則以Weissherbst稱她。介於紅白酒之間的Rosé,口感則是兼而有之,比起紅酒或是白酒,Rosé並不起眼,也不是屬於令人一喝傾倒的型,但Rosé在餐桌上總稱職的扮演佐餐的角色,她不會奪味,卻像是餐廳裡放的輕柔音樂,你可以玩味她,但也可以配合著美好的飲食情境舒舒服服的喝上幾杯。

Rosé在越熱的地方做得越好,法國的Rosé名產區Tavel在南部的隆河地區,已流傳數個世紀之久,從沙皇到教宗都喝這產區的Rosé。再往南的普羅旺斯更是處處買得到喝得到。Rosé的美麗顏色是短暫的浸皮作用形成的,酒體常呈現鮭魚色、淡粉紅色、淡橙紅色,類似淡紅茶湯,帶有豐富的白花香、草莓香、水蜜桃香、深色紅黑莓果的香氣,活潑而歡樂,這也是我喜愛Rosé的原因。

Rosé給人輕鬆的感覺,配上簡單的食物最好,可能只是早午餐的水波蛋,或是晚午餐的輕沙拉,她是一種有時段和天氣選擇的酒,有陽光的時候就可以喝,最好是暑熱之時放得空空什麼事都不用做的午後,迎著大太陽來上一杯。那天我從Sunny的酒窖挑一瓶 Bandol Rosé,是普羅旺斯的 Château de Pibarnon出產,是我每次喝普羅旺斯的Rosé首選,被大家戲稱「辦桌」的這瓶酒,我很喜歡,尤其搭配現場幾位女士的爽朗笑語和當天美麗的陽光,真是享受!

法國有Rosé,西班牙有Roasdo,美國有White Zinfandel,義大利有Rosato,德國有Weissherbst,每個出「大酒」的產區都有出Rosé,就好像在出大菜的餐廳裡常也都有精緻的小菜,而且不問還吃不到,這也像是我常有的想法:人生不必時時嚴肅,轉個彎,可以休息,可以換換腦袋。妳的工作多是瑣碎事,又常要負上重責,固然可以說是很好的歷練,我也十分支持,但能放鬆之時也千萬別放過,也許就在冰箱裡冰個幾瓶不貴又美麗的Rosé,看到就可以提醒自己要笑著迎接每天,提醒自己除了工作之外,還要讓自己可愛和精采,就像餐廳在客人面前出大菜彰顯水準之外,也有小菜搏感情清脾胃。

妳可能嫌我管得太多,就讓Rosé成為我的叮嚀,努力工作,也要多點笑聲和快樂,人生求的是平衡,要能扛得起也要學著放下,Rosé的清透顏色和味道,證明歡樂一樣可以有深度。懂得欣賞Rosé的美,就會懂得人生不是只有hard work。

--作者Roy陳忠義,現任葡萄酒講師、《圓頂市集》駐站餐飲作家、資深餐飲記者、著有「沒有接吻的時候我抽雪茄」等書。「餐餘酒後」專欄每星期刊出。Email: chungyi123@hotmail.com

 

《跟著食物去旅行》電子報

 
 
la marche 圓頂市集
看故事 Story 找食材 Shop 找食譜 Cookbook
創作者介紹

跟著食物去旅行

lamarc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Paddiction
  • 我不忙的時候都會去Le Jardin二樓上甜點課
    現在常常出差
    機會就少了
  • 班主任
  • 重新裝潢過的一樓還不賴
    很有放鬆的感覺
  • monica
  • 有一天也要去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