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收到出版社的邀請,請我寫文推薦,收到了這本「戀酒事典」的部份草稿並稍微讀過後,我立即答應了邀約。而後收到了正式出版的書,立即整本看完,我再次覺得能推薦這本書是我的榮幸。以下是我在書中的推薦文:

「我們看到的詞語其實不僅是詞語,它代表了一連串繁複的流程、一段高潮迭起的故事、一項窮極一生仍不可得的追索。日常篇章中閃耀的一些詞語,常只不過像沙灘上的晶瑩一瞬即逝,但若誠懇的面對這些兩個字三個字四個字的片段,我們應當心中有所崇敬懷思、有所觸動回應。這本書列出的詞條多半不陌生,作者卻用生命生活的氣力去回應,使「酒」之於你我有了新的啟示。」

我常買書,我買書的決定點在於初次「見面」的三十秒內,先看目錄,再迅速翻閱內文,心中立即有所評價。這次我接到了半本書的電子稿,只看了十分鐘不到,我的推薦文就寫完了。

lamarc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Mail給女兒的葡萄酒家書 與Mimi喝葡萄酒話Wine 之三 ~Roy 陳忠義

我常去天母的Le Jardin(法文:花園)與負責人Sunny或她丈夫André A Joulian(曾任亞都飯店總經理),以及她的眾多姊妹們喝酒用餐聊天,多年來她進口Pol Roger香檳,講究質感格調的Sunny始終選Pol Roger為House Champagne,她也知道我喜愛Pol Roger,我們一見面,不用多說,第一杯飲料就是Pol Roger──或者Rosé,秋冬有陽光的午間有杯粉紅色的香檳,是個大大的享受。

 

lamarc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餐餘酒後專欄─Roy 陳忠義

最近讀到Newsweek的「2008年度旅遊」特別報導,用一頁的篇幅報導紐約3家具有歷史的老飯店-The Carlyle、The St. Regis、Essex House-目前都屬於德州與阿拉伯石油大亨所擁有,再度讓我想起每次去紐約在這些飯店喝酒用餐的時光。因為我每次去紐約總喜歡上一些比較Establishment的餐廳,甚至在裡頭看報紙消磨: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還有The Sun、The New York Observer(觀察家,一份報紙型的週報,紙張顏色為鮭魚紅。)所以女兒每次都說「爸爸您老了」,她嘴巴唸雖唸,只要我去紐約,還是先訂我想去的餐廳陪我喝酒吃飯。

 

lamarc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篇見習文,主角是某群女人,我是觀察員。

我愛吃甜嗎?我喜歡喝很甜的熱豆漿,可是我咖啡就不愛加糖,我喜歡很甜的沖繩黑糖紅豆麻薯,可是我不喜歡花生糖。但女人啊!我還真的少見不愛甜的。

對於甜食太多人有不同的情結和情節,好像你總有一個部份被甜甜的滋味黏得緊緊,然後這個私密的部份平時都隱於幕後,只有那原來的味道點上舌頭時,大門敞開,奔流湧瀉而出:也許是一道極精緻的手工大師級甜點,像把千種的雲霧凝在內裡,在口中蒸騰發散,你以為抓到了今生的最後一只聖杯,卻又想再多得一些;更可能的是關乎某個過往情境的簡單平民風味:一碗料多豐美的豆花、一支樸拙的芋頭冰、一盒牛奶糖、一包熱呼呼的車輪餅,不是高級貨色、沒有太多學問,只是淡淡的呼應一些遠遠的記憶。

lamarc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